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地区分站 > 良垌在线 > 良垌档案

民國時期良垌哀情小說《芙蓉淚》

民國時期良垌哀情小說《芙蓉淚》

来源:良垌在线 江山淵   2013-05-02  赞(4)

广东生鲜水果合作收购
0759-6905386

        此著曾于民國初年,風行一時,遠弛江之南北,近則高雷各屬廣為傳談。尚不知本邑耄耋之翁媮今曾憶之否?未悉者莫憾,我且為之娓娓述來,讀者切莫失之交臂。

        哀情小說《芙蓉淚》,為廉江江山淵所著,全冊紙數三百五十頁,分上下兩卷,共三十四章,定價為壹元,於民國四年六月十五日出版,由上海民友社印刷,上海泰東圖書局發行,經銷各省城大書店。

        著者諱山淵(1888-1917),名江瑔,字玉泉,山淵為其號;齋名偽庵,讋盦,山淵閣,綠野亭邊一草廬。廉江縣良垌區岐嶺南溪村人。為經學大師蟫盦先生(江慎中)之哲嗣,幼承家學著述,祖父江誠和、父親江慎中、胞兄江珣(字磷如)均為舉人。家有“涵萬”藏書大樓,藏書數萬冊。他生於書香世家,家學淵源深遠,且賦性聰敏好學,讀書過目不忘。從小飽讀詩書,下筆幹言立就;年十七,縣試冠軍.翌年院試歲考,以第一名進癢,為廩生。後肄業于廣東高等學堂,畢業於日本明治大學,曾任廣東臨時省議會議員、民國初年眾議員、中國同盟會粵支部廉江分部部長。著名學者。

        平生著作頗豐,著有《山淵閣詩草》、《仂庵文談》、《綠野亭邊一草廬詩話》、《詩學史》、《新體經學講議》(民國七年一月初版,十年四月再版,師範學校參考用,商務印書館發行。)、《作文初步》(民國四年十二月初版,文明書局發行。)、《讀子厄言》(民國六年,商務印書館發行。)、《劫餘殘灰錄》(民國五年《春聲》第二集,文明書局印刊。)、《旅京一年記》、《楚聲錄》、《姓名古音考》、《英蓉淚》(見上)、《辣女兒》(民國三年第一版,國華書局出版發行。)、《龐雄傳》(龐雄,吳川人,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之一)等。江瑔是革命文學團體南社的成員,文章雄渾蒼勁,情真意切。對儒學哲理有獨到之見。可惜末及而立之年,競患急症,客死京師。

        《芙蓉淚》以作者自己的青年現實生活為藍本,塑造一對少年男女的愛情悲劇形象,描寫二人婚姻欲合忽離、將成又敗、離奇譎詭、變化萬狀的悲劇故事;如行山陰之道,如過五都之市。及其結局終歸無成,一則投身溺水而亡,一則寄跡空門,聲情淒絕,一字一淚,催人淚下。

        肖若存為書之主人翁,粵之某邑人,名無我,若存其字。世居之麒麟圃,大祖父伊始移居西澗,即邑城之南,綠蔭如畫,古樹低環,曲水一灣,榮回斜抱,若存即誕生於此間。父德音,道德文章夐絕一時,汲郡藏書琳琅十萬余卷,顏氏訓子,家訓二十篇,若存既毓山川之秀氣,複席祖父之遺風,故生而聰慧,長更劬敏,英姿飄逸,倜儻不群,年七齡能賦落花詩,有可憐花落去。

        李氏名肖蓉,雙方書信往來又與“悄容”署,原是若存之鄰邑人,祖與父皆以書香其家,以文章著於世,及其父,家中落,且早亡,遺腹而生女。生之夕,其母夢見芙蓉花神授以芙蓉一枝,醒而女墮地,異香滿室。女稍長,貌亦佼好如芙蓉,故以肖蓉名。

        肖蓉僅三歲而母亡,家無兄弟叔伯,疏親也極其貧窮,無力撫持。遂送之西澗依其姨母,即若存之從嫂,與若存比鄰而居,姓田氏;夫名懷璞,懷璞為人德厚信矼,廉潔自持,純然有儒者氣象,而又慷慨仗義,好濟人之急,遇有貧困,立捐囊濟之,絕無所措,尤愛肖蓉,視如所生,愛恤備至,無殊掌上明珠,過於己所生之子女。幼則抱之膝上,教之認字讀書,長則送之入校,冀其博學明理,衣必錦鏽,食必重肉,凡衣服珍飾,及女子日用所需之物,購置悉備,無一或缺。又恐諸婢不服其驅使,更購一小婢專以侍肖蓉起居,故十餘年來田氏惡聲不入於耳。

        若存幼時即與肖蓉同學,青梅竹馬,兩小無嫌猜,肖蓉之才與若存相仲伯,堪稱雙美。肖蓉年稍長,見聞漸廣,知識闊開,生存寄人籬下,柳絮無力,瓢泊任你春風,奇僻酷愛芙蓉,親同姐妹。而若存也奇僻最愛花,尤愛木芙蓉,晨夕相對,視之如命。一日無芙蓉,則食不甘,寢不安,讀書不樂。若存家後園為肖氏兄弟叔伯之公有,而懷璞家也有後戶與相通。幼時,二人經常於此嬉戲,賦詩作樂,不悅樂乎。彼此年既長成,男女之別,避嫌遠疑,與若存疏,不復幼時之嬉戲,月餘而一會,數月而一會,或一年而僅謀一面。

        後園曲水為池,疊石為山,曲徑幽深,百卉畢備,芙蓉尤多。同心木芙蓉,若存重購之于鐘陵,尤愛如命,惜花早起,汲水親澆,躬自剪條,獨制譜錄,剖析異同。芙蓉環繞於池塘,猶如芙蓉城裡,池塘之水引河水灌入之,深淺不時,水中倒映,嫋嫋芙蓉風,池光弄花影。

        若存在省城高等學校肄業,粵地芙蓉號稱極盛,每歲六月之秒,七月之初,即已綠茵耀芳,麗葩吐豔,是時適為學校暑假之期。若存籍此暇咎,獲以醉享豔芳,晨夕與芙蓉約為忘形之神交。夜裡六月飛霜至,晨來園中慘哭芙蓉,芙蓉已在咋夜暴雪中摧殘,不堪入目,不復昨日豔麗。於是逢芙蓉花神至,曰其妹妹18年前下降塵世與君結未了之緣。仿佛南柯一夢,後則肖蓉至,二人同哭。

        肖蓉雖見愛於懷璞,則此時懷璞已忽暴病而亡。然肖蓉早見憎于田氏,豺狼成性,蛇蠍為心,雄獅無比怒吼,此時大逞淫威,任所欲為,十餘年之積怨,盡發洩於一朝,前懷璞送之入邑中女子校肄業有年,今則迫其退校,役同青衣,勞苦躬親,等於牛馬,重門深鎖,如坐寒牢,片語偶乖,遂施鞭打。田氏恒愛其表侄女馬秋雯,兩人險恨多謀,機詐莫測,疾視肖蓉,抵瑕蹈隙,毛舉細故,陰有中傷,捏造黑白惑以懷璞。而今肖蓉更苦不可言,所幸,蟬翼者乃昔日懷璞令之以侍肖蓉者,年已十四,貌雖不揚,而性情真摯,亦頗聰慧,肖蓉亦教之識字讀書,呼之以妹,彼此姐妹相稱。每當肖蓉痛哭欲絕,苦不堪言,惟有蟬翼從旁解慰,時而故作詼諧笑語,博姐妹一歡。

        他日與若存相值於園中,適為田氏寢眠時。肖蓉也逃不出其執掌,難免受其折磨及禁鐧於四壁閨房。

        若存嘗差一年即可高等學校畢業,功課雖繁而若存聰穎過人,偶一涉目,即已冰釋。諸教員對於若存莫敢抗顏稱師,無不折節下交,雖師弟而實朋友。

        該學校在省城西,為廣雅書院之遺址,而南皮張文襄所建也,文襄為學者宗師,早以提供後進扶衰救弊為己任,其地離城頗遠,僻絕人煙,學生讀書之地,時有火車通過。若存則瑕時常坐於清佳堂,讀書作文與同學閒聊交流。

        時事若存已身在學校,其心實質系于肖蓉,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也莫過於此,度日簡直如年。此時肖蓉已書信至若存,其南柯一夢,以為信由父母所書,喚其急買舟返還家中。然則家中無礙,只是其母思兒心切而已。則夢其翁媮愛兒情切,折柬成婚,姻禮遂定,數日與李肖蓉行禮。兩人效西俗結婚有所謂度蜜月,新婚未久,奉父母命買舟赴省海珠大酒店—粵秀山—香江—南京由京漢鐵路入北京—奉天—高麗—日本(遂于此留學),此時肖蓉也肄業於女子師範學校,次年舉一子眉清目秀,聰瑩可愛;有次年子女各一,慈顏大展,家庭團圓樂。日本畢業歸來,盛名大噪,省中大老爭相推委以督辦教育事宜,但均婉辭謝之。後來夢中群盜入室,見如此婦美人,欲奪之,其時緩兵將至,盜賊舉槍擊斃肖蓉,若存也被槍擊至大腿。

        夢已驚醒,始知實為肖蓉所書,南柯一夢罷了。此時若存已相思成疾,幾將斃命之態。校長素愛若存,問得若存胞兄磷石在省法政學校肄業,遂通知磷石,後備舟差人送若存回鄉西澗。途中適逢海若,海若者若存同鄉族兄,家甚貧,為人慷慨多義,素來為人抱不平,有俠士氣,全家素隨磷石出入。若存問其家鄉事宜,得知來日鄰家田氏有一親戚斃命。若存以為必李肖蓉無疑,則心中更傷心,病情更危。海若目睹兄弟若此,也遂之同歸。

        若存幾乎欲絕,幸得蟬翼來聞,死者非李氏,實為田氏所鍾愛之姪女馬秋雯。果真惡有惡報,舊日捏造顛倒黑白于肖蓉,幾欲置其於死地,今則害人終害己,自食其果,如此毒婦,死不足惜。次日若存之病狀則驚人般轉好,一夜之間又如此大變化,翁媮不知其故。然則海若已窺知其原因,將其病因與兩人苦思之情述之與磷石,磷石為搓和二人婚姻說與翁,未果,又轉告叔父。

        叔父名石淵,字叔平,翁之胞弟,資性聰慧,無所不學,猶長於金石書畫律呂之學,且慷慨有俠士氣,而齷齪勢利之徒,望而生畏,不敢至其門。少於翁十餘歲,與磷石年相仿,長於若存,亦在十齡之外。翁愛之逾于他弟,幼同學,長同行,是兄弟而友生,翁也曆聽從于叔平。叔平也將李氏女肄業於邑之女子師範學校,校長即弟婦之世母,才德貌若何述之與翁,依然沒有轉機。

        然則,諸孫中祖母最愛無我(若存),8-9歲以前與祖母同寢,須臾不少離,每食非無我到不飽,賈太君之于賈寶玉不過也是如此。若得祖母出面,或許能說服翁,磷石與叔平同往祖母前,祖母也頗為喜歡李氏女,欣喜之。又翁不同意李氏女,則翁執意于鐘氏女,其德均不減于肖蓉,且過之而無不及,女之祖曾任省知府,女之父亦署某省知事云云。

        前幾人說項與翁未成,且又擱一段落。肖蓉若存二人又借田氏回娘家之餘,三五更天幽會於若存書屋,蟬翼獻計交換指環為私定終身,若存擇田氏返回西澗之日回學校繼續學業。

        若存一生,男女之交肖蓉為第一,兄弟之交以海若第一,朋友之交則以梁生第一也。

        校中梁生,名千里,別字灝噩,為若存之同郡人,且同班亦少年英俊卓榮多才,博覽群書,精研古籍於校內科學,僅涉獵及,已足前茅高列,故校內每月考試,若存第一,梁生則第二,若存或因病假,或未與考,則第一之席,必梁生居之。若存與梁生交甚密,以文字之因緣作道義之朋友,日則同行,夜則同飲,一日不相聚,不能歡。聞有不全,即當面直言,無少規避。

        一日若存又與梁生交談,其中又忽聞翁已作婚議決定,不日下即聘禮。若存再又病倒不起,似乎返魂無術,時席學校即將期末考試,不可功虧一簣。為有所挽回,蟬翼想盡千方百計,為找海若,而踏破鐵鞋。而海若遠在千里,聞訊立馬趕在聘禮日前返回西澗。也只可費其三寸不爛之舌,盡最後微力,述之利害告與翁,翁且醒覺。似乎若存與肖蓉之婚姻又有生機。

        真所謂劇情變化萬狀。若存翁已默認肖蓉和若存婚姻,又輪若存媮不贊成,且說媮有外姪女,素聰慧。媮欲聘為若存婦,翁也難以相強。

        還有,不得不提及繼而馬秋雯之後的,又一奸狡之徒。所謂馬先生者,其智遜于紅樓鳳姐,其黠等於襲人,其貪比于牛氏,而其姦淫殘暴之性,更甚於狗頭者也。姓馬氏,其名不詳,即馬秋雯之父,馬秋雯為人性情嫉視肖蓉之捏造是非,觀其女可以知其父,馬某為田氏之表兄弟,馬某之母田氏之姑也。懷璞在生前雖惡馬某為人,然家住河東常聞獅吼,田氏深喜馬某,懷璞無何如。馬之妻早卒,遺一女即秋雯,田氏憐其幼,而偏愛之。

        且說懷璞去世後,馬某兇殘無人性,既主持田氏之家政,待下也苛,時以鞭箠從事,諸僮僕畏之如虎,相繼逃去。馬某欲納一妾以自娛,則遣媒四處覓,因馬某為人而一一被拒絕。遂想起近在咫尺的肖蓉,田氏伏椅狂笑。由此而引起田馬氏逼婚與弱女子刺奸人馬某。

        逼婚未遂,功敗於垂成,馬某又被弱女子所傷,不知多想報復與肖蓉。忽有一日,竊聽得諸婢閒聊,談及蓉娘與若存夙有往來,始知肖蓉已同若存私定終身,蟬翼為之青鳥使,遂從中作梗,設法破裂肖蓉若存感情。思欲得肖蓉之歡心,必先去肖蓉之所歡,更加恨若存。一似天地間如無若存,則嬌美之肖蓉即為己所有。于肖蓉一方面則一舉一動莫不嚴重防閑,以阻絕與若存交通之路;於若存一方面則抵瑕蹈隙,多方設計以抵誹其名譽,於是兩人之心事莫訴,兩地消息不通。

        先禁通傳之使蟬翼的出入,以絕其消息相通。欲計偽肖蓉一函賄桂兒(錢桂兒,叔平之僮僕)而投於若存之門隙,以招若存來投陷阱,突縛之或指為非奸即盜,送將官裡去。此時馬謀欲以害人反以自害,招引盜賊,洗劫田氏家,刃傷馬某。馬某此時怎肯甘休,有非死不休之勢。

        馬某創傷少痊,探悉肖蓉有一指環為若存所贈,乃用調虎離山計,賄一小婢盜之,則脅桂兒偽書一函置於若存朝夕必至假山石旁。馬某羊恨狼貪,詭計百出,若存幾為所愚,肖蓉幾為所殺,將成之婚事,幾為所覆,幸而蟬翼善於調停,劍兒(若存之僮僕)善於偵訪,始發其覆而破其奸,否則二人之生命,不殉於此惡獠之手幾次。

        二人婚姻之事又告段落。若存畢業期屆將至,不得不返校功課。若存也托海若籌所以挽救之策,海若竭力任之。若存到學校後,仍憂心忡忡,蘊結不開,之境苦,之心哀。幸梁生微窺其意,時來勸慰,略解愁思,否則如坐森寒之牢囚中。

        未幾,學校節日放假四天,考試期也在即。若存未敢借此而往返西澗。與梁生二人相聚計議,梁生忽思得游惠州羅浮山。

        羅浮山別有仙境,芙蓉城即在人間。此是芙蓉花神廟之楹聯。後堂兩旁石柱也書一聯:蘭因絮果回首總成空頓覺乾坤無我,海枯石爛此情終不朽應知萬古若存。後座石柱聯:塵緣已空千秋一掬芙蓉淚,花魂何處天上人間兒女情。若存不忍卒讀,為之淚下而心也詫駭莫名,舉步入內,則一龕在焉,塵帳高懸,內塑神像二,皆婦人子女狀,似一長而一幼,幼者手執芙蓉一枝,亦零落盡無花葉,只剩空梗。若存且驚且疑,上前逼視,長者約二十余齡,仿佛從前假山石下芙蓉枝旁,夢中所見之麗人,而幼者則十八九,直與心目中之李氏女肖蓉,逼肖無二。求得下簽:芙蓉殘落鎖寒煙,空結前生未了緣;暗箭射人沙射影,傷心空喚奈何天;剩得琅琅數行淚,臨風灑遍別離天;人天分手兩淒淒,雨後殘花化作泥;秋水依人何處是,一壞荒骨夕陽西。

        若存自游羅浮山偶至花神廟,驚詫駭怪之情,交戰於心,遂生此沈沈之重病。病亦日甚一日,奄奄一息,扁鵲望之而卻走。媮於是大驚,始信翁言之不謬,媮愛子情殷,且商文定之日及完婚之期。若存聞訊,病頓痊,似乎兩人終成眷屬。

        豈知風波忽起,轉瞬成空。田氏忽叱吒大惡,屢屢拒絕婚議,屢屢辱翁之使者,肖蓉寄於她家,無父無母,她即是肖蓉母也,子女婚嫁之事,母親有權干涉,非他人所能干預,她自有權女嫁何人。田氏馬某恨肖蓉刺骨,必欲置之於死地而後歡心之勢。

        若存之翁,邑中之望也,在一邑之內其勢力非田氏馬氏輩所能敵,況且西澗乃肖氏家族所統轄,舉手可制。田氏馬某恐怕自取滅亡,無毒不丈夫,事已至此,一不做二不休,速計將肖蓉嫁於遠邑人。馬某四方尋求,果有山西大腹賈毛姓者,經商過此,欲買一妾以歸。馬某急欲事成,遂諾之毛且先交二十金為定,五日內即畢事,此事守口如瓶。

        海若速覓李氏中之族老,或最親者主持婚議,則田氏自無能為了,田姓人固不能干涉李姓事,李姓人自有權以婚嫁其姓之女。果覓得李氏一人與肖蓉之父為從高族之昆弟,慨然諾之,隨後趕程來西澗議事,能得李氏人主持,則田氏馬某自無施其技,必能如願以償。詎知天意已定,非人力所能挽回。肖蓉自知劫數難逃,死其已到,已由花神引至假山石前池塘,將血書與詩系於芙蓉枝,踴身入池水,投滄浪而去。

        若存翁執守古禮,未肯立主于肖家。若存乃建一孤魂祠,以居其栗主,又議于初虞之日為之營奠營齋。墓門宿草已萋萋,淒絕哀猿環樹啼,萬木鳴風秋色老,銀河無水月輪低,紅窗韻事都如夢,金縷新詞不忍題,魂若有知應識我,夜來相見草堂西。

        肖蓉剛死,而李族之人至,聞此消息而大哀。得知為田氏馬某之相逼,則大憤而歸訴於鄉人,鄉人均怒不可遏,摩拳擦掌,思食田氏馬某之肉,而寢其皮,於是荷鋤負耒而至田氏之家,索償人命者數千人。眾擄馬某出,揪其發,裂其衣,按之於地,拳腳交下,密如雨點,遍體鱗傷,鮮血交迸,痛不可擋,抱頭鼠串而去,不敢再往田氏之家。田氏此時也深悔從前虐待肖容,大背于天理人情。其後仍是翁父子出面調停,眾始散去。年僅十六齡之蟬翼也以身殉于姐妹情。

        自此以後,若存殆無時而非愁,無日而不哭,難言之痛盡托於詩,未逾月而悼亡之詩稿已盈尺。然而追思之深幾成狂,形容枯槁,骨瘦如柴,神惘惘而若癡,魂奄奄而欲絕。最後,不知所往,或說已在某山削髮為僧。

        同心木芙蓉,別名拒霜花,性喜旁水,嬌羞可愛,朝開暮謝;多姿多彩,形同人生喜怒哀樂;生於高秋蕭瑟之時,寒氣嶙峋,草木皆黃,百卉凋零,豔比牡丹;而所撼生不適時,舉世無偶,西風生妒,白露來欺。花,從來是美好事物的代表、青春和生命的象徵。花與人,其實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或形容她的容貌性格,或暗示她的命運歸宿,或透露故事的情節發展,或聯繫某一生活細節。“以花喻人”是《芙蓉淚》中塑造女主人公性格,推動故事情節的重要手法。花開之美和花謝之傷情,貫穿於《芙蓉淚》。襯托出芙蓉花神李肖蓉之美貌、多才、剛直、自愛、寧死不屈、堅貞高節、忠貞不渝。通過“以花喻人”,我們不僅看到了李肖蓉的性格命運,也領略了深嚴的等級制度和封建禮教吃人。不尊重當事人的意願,釀造成不必要的愛情悲劇。同時反映了新文化活動和五四愛國運動時期青年進步思想及渴望追求救國救民“秘方”。

        李肖蓉和肖若存實質上寫成個人“神”或“魂”的化身,現實生活中則其“形”或“影”尤存,作者江山淵究竟在《芙蓉淚》隱含些什麼?有待專業的學者去解迷。

        我此聊書鄙語,然而,人生旅途懸殊坎坷,眾等何不借鑒借鑒芙蓉之“秋江寂寞,不怨春風!”

百度搜索《民國時期良垌哀情小說《芙蓉淚》》。如本文侵权,请把本文相对应的原创链接及文章作者证明发至邮箱admin@lanisky.cn,核实后本站即删除。

资讯赞助:Lanisky全能站长

企业搞网站运营、编辑、设计,每月花20000元请3个人?No!你花了十倍冤枉钱! 每月最低仅需1000元,「全能站长」统一包起网站运营+编辑+设计+推广+服务器维护工作! 点击了解详情,扫描或识别下方微信18007555088详谈↓

  • lanisky® 推荐服务
  • 翘楚商务:华夏多翘楚,天涯若比邻!欢迎免费入住,免费建立官网,免费进行商务推广,与数以万计的企业做邻居!马上入住>>
  • 品牌展板:5分钟免费“上市”,打造专业完美的品牌展板,欢迎企业、网站、社团、院校、村镇、商店等!马上入住>>

鼠年籤文:人生何在逞英豪,天理人情只要公;天眼恢恢疏不漏,定然作福福來縱。

湛江良垌鎮平田濟村福善堂祝福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敬告粵人:放棄粵語等同數典忘祖,傳承嶺南文化光榮之至!

推薦粵語小視頻

更多小视频:站內 / 百家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