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地区分站 > 湛江在线 > 良垌在线 > 良垌档案

不老的良垌河,難忘的母親河

良垌在线 許友   2013-05-02  

       輕輕地從夢中醒來,那綿綿的情,和輕紗般嫋嫋的霧氣一起飄浮著。緩緩、蜿蜒的河面,波瀾不驚,河水平平靜靜地流淌著。這就是晨曦中的湛江良垌河。 

       站在河岸邊,仿若處在霧的天地裡,那薄薄的霧氣,從河中間慢慢拂過來,隔一陣又拂過去,後消失在對岸的竹林裡。或者河中悠悠轉個身,緩緩蒸騰。
       沒有潮漲潮落,河水涓涓作流。不遠處的石橋和建於清乾隆年間的文筆石塔影影綽綽,一切宛若水彩畫一般。右岸有兩隻破船殘駭靜靜地躺在塗灘上,水草已在船上長得很高很高,略略讓人感到一絲的落寂。
       河岸縱橫阡陌的田野,亦籠罩在薄薄的霧靄裡,迷迷濛濛,如煙似霧,似夢如幻。河邊生長著一叢叢散落的竹林和香蕉,和一些不知名的野花和果樹,展現勃勃的恣意伸展的生機和生命力,無論是參天大樹還是幼嫩的綠芽,都在赫然昭示南國漁鄉的特有氣質。在這裡,別樣濕潤的空氣佔據呼吸的所有領地。不經意間,讓人有了身在遙遠的亞馬遜河流域的錯覺。
       不知何時,空中多了幾百隻早起的鷺鳥在飛舞盤旋,“咕嚕嚕”的清脆鳥鳴不時迴響在河的兩岸。村裡的狗無聊,偶爾汪汪汪吠幾聲,隨聲附和地“伴奏”。
       漸漸天亮,遠處小山坡及樹木越來越清晰。稍稍,紅日初上樹梢,山坡上、河面上一時金光泛起。緊接著,附近村莊的幾個鴨群陸續抵達,步履蹣跚左右搖,一時之間,“嗄嗄嗄”此起彼落。河水開始漲潮,牽牛的牧童,帶鬥蒞的婦人,挑糞桶的老漢相繼從橋上走過,美好的一天從這一刻拉開了帷幕。
      待到太陽下山,河中嬉水、尋食的鴨群緩緩歸巢,飛翔了一天的鷺鳥們在鳥巢上相偎依,跳河游泳的幾個頑孩依依不捨地歸家,遠航歸來的漁船靜靜地泊岸,近處村莊的燈火點亮時,河就迎來了恬靜的黃昏。
       河的下游二十海裡處,就是浩瀚的南海的入口處。海河連體,漲落同息。大海漲潮,小河倒淌,西往東流,不見滔滔,不聞嘩嘩,涓涓綿長。
       河邊刮著陣陣涼風,完全沒有夏日的燥熱,讓人舒爽。靜謐星空下,靜靜地,世界似乎全歸河和岸所有。
       水漲船高。小河似鏡,攬下了月亮所有的光和月亮本身,微風一吹,河面波光蕩漾,仿佛嫦娥在河面翩翩起舞。
       河邊的青蛙們,也耐不住寂寞了,呱呱呱的合唱,如淅淅瀝瀝的春雨滴落在樹葉上;蟋蟀不甘落後,吱吱地鳴唱。
       一群尾巴上總掛著一盞燈的“夜行俠”悄悄而來到河邊,于臨水的幾株小樹大擺小昆蟲螢火晚會。濃重的暗影裡許多光點上下飛舞,螢火蟲閃爍跳動,恍似天然的聖誕樹。這些小傢伙漫天飛舞,雄性尋情,雌性釋愛。
      朗月高懸,夜色朦朦朧朧,河邊、山裡的生靈,大概也開始甜甜入夢了,蛙聲、蟋鳴漸沒。
       曾經多少個夜晚,我清晰地聽見了河的聲音,“血液升溫,心臟劇烈跳動,無數吟唱的詩句開始啟程,並且最終抵達了骨胳的最深處。它們溫和而激烈,盈虛有時”。美國黑人詩人休斯(Langston Hughes)在《黑人談河流》中說,河流“比人類血管中流動的血液更古老”。
       不老的良垌河,讓我流連忘返,讓心靈無比安靜,且濕潤。儘管質樸的情感順著筆尖流淌而出,尚未抵達母親河的內心深處。

资讯赞助:Lanisky全能站长

企业搞网站运营、编辑、设计,每月花20000元请3个人?No!你花了十倍冤枉钱! 每月最低仅需2000元,「全能站长」统一包起网站运营+编辑+设计+推广+服务器维护工作! 点击了解详情,扫描或识别下方微信18007555088详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