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地区分站 > 湛江在线 > 良垌在线 > 良垌档案

良垌少女的失身

良垌在线    2013-05-02  

        80後的良垌朋友曾經熟悉非常,2001年前,網吧還沒湧現,電子遊戲機室是我們經常光顧的娛樂場所,魚目混集之地,有小學生、初中生、高中生,甚至乎社會青年,麻雀機、老虎機、拳皇、三國志、朱羅紀等等是熱門的遊戲,財政所機室、醫院斜對面機室、星光電影院對面機室,可謂爆滿比第二初級中學門口、車站橋頭的溜冰場,農科站的釣魚場。當然刀光劍影的銀幕也屢見不鮮,不可避免地上演,學校廣播聲中經常能聽到通報批評諸如此類,這一代的青年薰陶在街機拳皇的街頭霸王與古惑仔的街頭混混中。他們傲慢風氣,在學校得與上仿下效,蘊育了一批不學無術青少年,良垌夜生活因他們而畫彩。

        2001年春風喚過,網吧營運而生,直接性取代了電子遊戲機室,大批土著網路大師也酵育成長,呈現新一代良垌電子電腦人才。騰訊QQ號屢屢被盜,自動黑屏,郵箱被爆,破解與攻擊濫伐,暗裡作戰,網吧對青少年的殘瀆比電子遊戲機更加厲害,進步的同時也吞噬著新一代的精神文化。甚至乎,通宵達旦地沉迷網路,思想在光纖中化學反應,產生了氧化作用,催殘了不少弱小的心靈。以往電子遊戲機室只由男生獨攬執掌,如今網吧倒是無論男女老少,一律鹹宜,網路內容豐富,包羅萬象,自然薈萃各路英雄,網吧作為良垌人唯一多功能娛樂天堂,不可避免地發生更讓人深省的事情。

        2005年4月一個星期五,週末自然有太多無聊的人了,而更多人則迷戀網路,哪條街沒見上三五成群的網蟲?阿馨和阿倩就是萬千中兩條蟲,倆人是同班同學,又是好姐妹,一個住舊車站,一個住新墟,自從初中認識後就出雙入對,成為形影不離的摯友。

        不知道她們從何地而來,只見其二人踩女式花綠自行車,四輪輾輾而從昏黃色的路燈下隱過。此時,良垌新墟縱橫交錯的街道上漆黑如墨,寂靜萬分,只能聽到的是蛙蟲唬哭,狂犬遇耗疾吠,夜貓叫春,隱約還能聽到新橋橋頭夜宵檔談笑聲,鍋鏟聲,劃拳聲。不要以為夜裡很平靜,偶爾有摩托車破爛消聲器發出的廣播聲,更讓你痛苦難堪,輾轉反側,夜不能寐。

        話音未完,一輛紅色125就轟隆從阿馨和阿倩的身邊插肩而過,“嗨!美女!”車燈中見老虎、黑豬、風水發三人幫。然而阿馨穿著黑色襯衫,墨藍色掃地牛仔褲,長髮縷飄,腳穿一雙粉紅拖鞋,明眉皓齒,肌膚也潔,瘦削阿娜,稍有嫵媚態;阿倩身穿白色文化衫,純正藍色牛仔布車褲,面容嬌豔,也楚楚動人。

        姐妹倆且談且笑:“有一次上網,有個討厭的男網友叫我通視頻,正好有個豬乸在旁邊一台機,我轉攝像頭對著她,那男網友見後,再也沒有纏過我,呵呵!今晚再Q一個,聊個痛快!”

        原來他們去新墟網吧,將車推放在門口,見網吧裡還有兩個空位,馬上坐下,開始了午夜網路。兩人精神煥然,津津入味,眼睛掉落在顯示器上,打字神速,十指馬不停蹄,偶爾露出洋意,手掩小嘴欲大笑而聲止,相互在看資訊,咯咯不已。網吧空間狹隘,幾十台電腦狂奔,主機發熱,散熱口熱風排出,鍵盤上,桌板上周圍油脂斑斑,煙灰遍飛,地下煙頭堆積如山,垃圾亂舞,偶爾廁所門開,氨氣熏鼻而來,網吧大門僅容一人入,頓時空間困熱,吞雲吐霧,烏煙瘴氣,雖頂有絞腦吊扇,卻貌似絞人腦汁,更令人神魂不能自已,感覺整個人正在劇烈氧化,仿佛骷髏。然也只有沉迷的網蟲才能容忍如此困倦之境,你再看看,阿馨和阿倩雙目頓似突出,肌膚氧化,油面照人,當然他們當局者迷,並不留意到如此芙蓉凋落之態。

        此時,淩晨一時許,有男青年大只光、老虎、黑豬、風水發等六人,嘻哈鬼嚎,陸續從大門進入。他們著裝吊兒郎當,有脫衫露胸者,頭髮遮眉者,長髮披肩者,穿耳環者,銀戒指者,千奇百狀。目光掃視了一番上網者,“耶,有兩個靚女在上網喔!”。頓時徑直走來阿馨和阿倩的背後左右,神情穢鎖,大只光手撐電腦桌,俯首目視阿馨,然另一手摸其油光滑靚的粉臉,動手動腳,戲弄左右,有辣手摧花之勢。阿馨那能容忍,頓時河東獅吼,火自心生:“好威風嗎?依你牙大顆,怕你有牙麼?放開你的鹹豬手,走開。”

        此話既出,潑水難收,狼虎眈眈,也激起這幾個男青年的熱火,這時更不得安寧,矛盾激化。老虎將電腦關機,一青年五指掌了阿馨臉上,印有五指之峰,大鬧天宮。值班網管四眼見狀,馬上上前勸解,叫老虎一幫人息事寧人,又叫阿馨和阿倩趕快回家。“看你們兩敢回家?我要教育教育你們這些女子,說話要分輕重。”花名叫大只光的青年對四眼置之不理,怒指著兩女子說。紙哪能包得住青年的熾火,兩女子驚恐不知所措,心跳劇烈,忍聲呼氣,後悔莫及,欲哭無淚,大事不妙,也不敢走出網吧半步,昂首亭立在原位,阿倩更是驚慌無措,一手揉眼,欲哭之狀。老虎怒氣衝衝地狂拉阿馨出網吧門口,吼聲不絕於耳。網吧裡的青年人看於眼裡,卻怒不敢言,與目待之,事不關己,也莫不關心。

        若干分鐘後,大只光強行拉扯阿倩往網吧對面黑暗的雜草地方向,瘦高的老虎也跟著扯阿馨過去,風水發緊跟其後。其間,只聽到阿倩的哀叫聲隨風吹來,“好冷啊”。原來這幾個衣冠禽獸,獸性大發,若唾涎已久。剝光阿倩的衣服,身體壓倒在草地上。老虎吼叫:“脫開衣服!”,一邊雙手扳開阿馨雙手,一邊阿馨極力掙扎反抗,雙手捏緊上衣扭扣,糾纏了不久,只能脫光少女的上衣,屢欲奪其志不逞,便叫風水發幫忙,風水發也欲占為己有,哪肯出手兩人分享。老虎好不奈煩:“真是個燙手芋,不知是不是刺猥投胎的,留給你慢慢享受吧!”說完,老虎溜之大吉,不見蹤影。風水發倒是心裡開花,遂撲上前,“不好啊,不好啊!”阿馨臥倒在冰涼的水泥地板上,仍然強烈反抗。風水發見狀,立馬喚使穿好衣服,大家認為事情結束,其實不然,風水發正推著往幾步遠的家裡,不顧三七二十一的將她壓倒在一樓房間的床上。阿倩則此時不知所蹤。

        新墟橋橋中央,大只光拉著精神恍惚的阿倩,在大只光的咆哮下,迫不得已脫下褲子,真是天大的羞恥。此時,兩輛125從固本強基路徐徐往新橋使來,阿倩乘機扯好褲子攔在路中,只見兩車三人,又是幾個夜鬼,只不過他們稍微收斂下罷了。“救救我!”阿倩苦聲哀求。車雖然被截停,這幾個少年長期領教大只光的兇狠,猶如羔羊般聽使。大只光命其中一少年“獎” 阿倩三大巴掌,又命另外一少年借摩托車,只見已打上備用油,要是借上,也開不了多遠。然後指望打阿倩的少年,該少年只肯載人。於是,大只光扯上阿倩坐上摩托車,往207燙豬坎揚長而去。在鍋蓋嶺良田路口駛入,數裡許,來至一荒嶺處捨下兩人,摩托車轉頭而去。

        荒山野嶺,蛙蟲已啞聲,萬木皆靜,只有霧氣籠罩,讓人疲憊發冷。大只光色膽更雄,猶如猛虎撲獵,撲在阿倩身上,命她乖乖剝光衣服,然後走前幾步,取出了手機正在通話,面背向阿倩,似狼狗射尿般排泄了大半桶水。說時遲,那時快,阿倩趁機盲沖直逃,跑向微弱的燈光不能停,逃脫在大只光的視線,究竟大只光是否緊追其後,她並不清楚。

        此時,已過三更,人們也正在酣夢。良田村小賣鋪的老闆卻被夢中驚醒了,門外似乎有少女大力拍鋪門,大叫:“救命!”老闆如遇火災之狀,縱然起身,亮起燈光,打開大門。見一急喘少女,衣冠不整,頭髮蓬蓬,驚慌失措,究其詳情,始知被強姦未遂,逃脫求救。良垌醫院門口電線巷不是有標語“有困難,找員警”嗎?老闆毫不遲疑執起電話撥了腰腰洞。

        話說,風水發得志後,阿馨神情墮落,魂不守舍,從風水發家門走出,獨自去找同學阿倩。來到大只光家裡附近的靚友髮廊處,又見鬼了。大只光在良田嶺頭處被阿倩僥倖逃脫了,他馬上聯繫一男青年趕緊開車過來一起找,良田一路沒發覺阿倩的蹤影,於是開車返回新墟,來至十字路口近髮廊處,向風水發怒氣衝天地說:“唉,被那妹仔走了!”見到阿馨正行至髮廊門口,大只光毫不知羞恥,徑步追上並箍攬阿馨的脖子,聲稱要她陪著逛夜街。阿馨更不情願,兩人死皮爛扯在髮廊門口,大只光緊推至網吧側昏暗無光的水泥底小巷中,發洩了獸性。

        時近四更,風水發邀一青年到靚友髮廊門口,並指示幫一黑色少女去找她的同學。只見阿馨憂傷十分,久不能言,見到熟悉的男青年,始說:“我同學不見了,能不能幫忙找找?”然後他們兩人沿路向鎮政府的方向覓去。徑直來到舊墟網吧時,從網吧走出屎飲公和另外一個社會青少年,問該青年:“這少女是誰?”青年答:“她是兩家灘的,要找她同學。”夜裡漆黑,屎飲公取出打火機,在阿馨的面前打亮,然後告訴少女:“你同學已經報110了。”說完,悄然離開了。尋找沒有下落,兩人準備返回新墟網吧。來到集貿市場附近,風水發開摩托車停在阿馨面前,隨後也跟著兩青年,阿馨視如透明,向網吧走去,有一胖子拉著不讓她走。隨後,聽見阿馨大喊一聲,他們才散開。剛走到網吧門口,阿倩隨後也和公安趕到現場。帶阿馨去尋找阿倩的男青年,已走之夭夭了。

        兩姐妹頓時黯然淚下,向良垌公安詳述經始!

资讯赞助:Lanisky全能站长

企业搞网站运营、编辑、设计,每月花20000元请3个人?No!你花了十倍冤枉钱! 每月最低仅需2000元,「全能站长」统一包起网站运营+编辑+设计+推广+服务器维护工作! 点击了解详情,扫描或识别下方微信18007555088详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