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区站群 > 良垌在线 > 良垌档案

良垌镇原创文学《良垌的夜空》

良垌镇原创文学《良垌的夜空》

来源:蓝粤网 全俊  编辑:lanisky03  2020-11-20  赞(34)

广东生鲜水果合作收购
0759-690538615360737081

良垌的夜空,如果您仔细留意,总有一片通红,如果是放烟花,没理由通宵达旦都能看见一片红霞吧?

如果是烟花,那片红霞也应该闪耀才是。

那绝对不是烟花效果,是海市蜃楼,倒不如说是良垌的夜晚沉不住寂寞,与时俱进,向文明靠拢了。

良垌已经告别了那个年代,没有路灯,家用暗得发黄的钨丝灯泡,甚至萤光灯也不是很明亮,通常还能碰上停电,人们没有什么娱乐,农民也很早就拉灯甘睡,电视一般只看到十点,寂然一片虫鸣声,偶尔夜猫叫春,偶尔狂犬乱吠,偶尔一阵汽车辗过声,沥青石子公路,坑哇得好似池塘里氹氹的鱼窝,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这沥青公路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现在想起来好像我们小时候穿的补衲裤,补了一块又一块的照样穿著,

夜里如果谁眼睛稍微有点不留神,准能一次又一次的碰上您人生的拌脚石,或者踏入您人生的低谷。

曾经记得一天晚上,黑暗不见五指,新墟邮电局刚好峻工投入使用,对面207沥青路上闲放著一东风车大石头,只见一辆无灯三轮摩托车疾驰撞入石头堆,司机差点丧命。

然而,更加让人觉得血染夜空。

酒吧,是这个淳朴之乡良垌的一个崭新的名词。

也许吧,对于这些新时代青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地方了。

酒吧在我的印象中总是鱼目混杂的娱乐场所,赤坎海田市场的黄金海岸血染大地,赤坎锦华大酒店KTV青少年吸食氯胺铜,霞山以前出现的滚石混乱无比,金辉煌也被责罚停业整顿,开发区中国城抓获一批涉嫌绑架勒索人员……

喝酒出现意料之外的事屡见不鲜了,有的人就曾经不知道被什么鬼追赶,开著摩托车竟然飞入良垌河,而更多就是喝酒中出现的纠纷,赤手空拳也有,拖水管持木棍也有,拔刀挥砍也有,最终无可避免出现流血事件,矛盾更加激化。

良垌新翡翠酒吧的出现,更能云集一方鱼虾蟹,随时上演著刀光剑影。

且说,2008年大年初二良陈村人和新东村人因为车祸发生纠纷后,双方抑昂著火山爆发的心情,准备年后侍机大战一场。

年初六,新年的气氛好似有点让人发冷,一路上往来探亲戚的人倒是好似蜂拥一般,车水马龙,络绎不绝。

下午4点半钟,良陈村小卖部处,陈大接到陈弟仓促的电话:“我们在良垌医院遇上仇人了,赶快带家伙出来砍人!”

陈大接报后马上打了一个电话组织村里的得力男青年大只、菜头富、肥猪、阿平等准备出发。

这时候,他们几个正在陈君家嗜酒,贺陈君生日快乐,气氛热闹。

只是这个电话打破了他们的气氛,突然警醒起来,大只匆忙跑了出去,一会儿带回一个工具袋,随后几个兄弟一起骑上摩托迅速出发。

只听见陈君在后面对他们喊:“事情办成了,直接去良垌新翡翠酒吧138房!”

回头来说下,陈弟和一个同村兄弟开著摩托车经过良陈村一个小卖部时,发现同村的一位阿婶重摔流血,于是送往良垌医院包扎。

谁知道来到医院,有十几个三心村男青年好像在搜刮著什么仇人一样,个个气势汹汹,不可一世。

陈弟认出这伙青年前两天和肥猪打起架,他怕被认出后,自己势单力薄,肯定是吃亏的。

于是,马上打电话回村里整集兵马,自己和另外一个兄弟则暂时躲避在仇人的视线。

5点20分左右,大只、菜头富、肥猪、阿平等赶到良垌医院,有的将刀藏在胸前,有的藏在身后,可惜他们来迟了半步,刚好扑了一个空,避免了流血的场面。

陈弟也载著阿婶回村里了,其余兄弟们将家伙集中放到一白色肥料袋里,启车开往文明路的酒吧。

他们提著肥料袋,走进新翡翠,一个前台接待的马上就哈腰请进,其间又开玩笑说:“老板是不是刚刚从香蕉田下班啊?

来来来,等一下我叫经理安排多一点小吃给你下酒!”

提著家伙的大只傲慢地说:“少费话,今天兄弟生日,高兴起来连这肥料袋也跟著来了,房号188。”

接待的回答:“是不是搞错了房号,188今天订的是新东村人喔!

138才对吧,老板!”

他们几个听完有点惊讶:“新东村的?”

莫非是大年初二车祸纠纷的新东村姓黄佬?

138的门打开了,里面沙发上坐满二十几个人,夜场还没有正式开始,所以还没听到什么震撼的音乐。

里面的陈军两兄弟,马上起来招呼这几个兄弟,又是递酒又是敬烟,整个房间顿时乌烟笼罩,犹如身处五里云雾之中,神仙的境界。

大概7点钟才进入状态,房间里震起时尚摇滚音乐,感觉整个心都跟随著震爆,声音扩大到不知什么分贝,房间里兄弟们一边摇色子,一边罚酒,有猜拳划拳的,赌三公的,跳舞的,唱K的,异常热闹,相当尽兴。

188房里新东村黄姓兄弟也有十几人,阿宁、荣金、沛财、沛鹑、沛劲、沛中等等,个个看起来并不是什么等闲之辈,有几个叔辈,短发装束,身型魁梧,肥猪大只,手臂强韧有力,肚腩突出,平时走在街人,旁边的人也得避三尺,形同白天见鬼一样,有多远尽量避多远,出名的良垌敲竹竿,和羊角垌这带325化州撞车党手段相当。

他们比较之下没有玩得太疯狂,只是罚酒、唱歌、跳舞、摇头,大年初六有所收敛,看起来好像低调了点,今天是改良了?

或许应该在女士面前,尽量斯文一点,绅士一点。

这时候差不多晚上8点多钟,也是酒吧生意开始兴旺的时候,同时也伴随著爆炸般的音乐,随时随刻火山爆发,豆点大的酒吧会不会突然被震垮了?

138大门打开,大只唤来地哩:“帮我拿一百元钱K货来,快!”

说完即从裤兜里抽出一张红色毛大头递给地哩。

陈君却严谨地对招待说:“别收我兄弟钱,记到我的帐上,记得拿点纯的,别太水分,要不然老板来了,我照样咒他十八代。”

接著又跟房间里的兄弟招呼:“兄弟们先玩著,我去下烧烤档,马上回来切蛋糕。”

说完,有两个兄弟也跟著一起出去。

188也走出沛中、沛劲和一个女子,也许想走到酒吧门口换点新鲜空气,房间里的空气几乎把这个女孩熏昏了。

于是,他们走到酒吧门口侧的烧烤档,点起几样吃的摆上烤架,车起大炮。

其间,沛中接到了一个电话,并走到酒吧旁边家私商场门口接听。

烧烤档前陈君和两个兄弟,听到沛劲和一个女子正在骂粗口。

马上转面过来搭讪:“妹子,你是急流村人吧?”

这女子傲慢地回答:“是的!”

沛中这时候有点藐视地对女子说:“仗著自己村大,以为威风死,不要理睬他们。”

陈君听说后卷起手袖,臂屈胸前,怒眉冷指沛中:“物分轻重,说话分寸,你别以为那件事已经完了,我认识你。”

他们双方几个越闹越厉害,连口水喷到烧烤炉都著火了,面目也火烧起来。

陈君下令叫兄弟将陈君推入酒吧,在酒吧内走廊处,他们打起架来。

沛中那时在酒吧侧通电话,见沛劲无故被几个人推入酒吧,马上在路边抓了木棍冲进酒吧,也和陈君撕打起来。

急流女子见情形不妙,马上跟著走入酒吧,看见几个人在卫生间门前混淆地拳打脚踢,她回到188房说:不好了,外面打起架了!

188房里的兄弟们听到后,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现有的凳脚涌出去。

陈君三人于是被蜂拥而来的一帮人,有点势单力薄,寡不敌众,逼退到酒吧大厅。

看场的大头文看到情况,紧急上前来劝阻:“不要在这里打,要打的出去外面,不要在这里搞事。”

只见双方人数越来越多,连说话都听不清楚了,还有谁在听您瞎扯谈?

双方都互不让步,逼人咄咄,声声喊打。

新翡翠酒吧经理后见明也匆忙赶到大厅,明哥出马自然些少也要给点面子,一群人向大门口散去,其实不是,他们在找空地打架呢。

138房里,一帮青年正著迷地用银行磁卡刮著像面粉的东西,刮成细长的一条,然后用塑胶吸管好像平常吸面条一样,一掠而过,有的还用塑胶吸管直接向鼻子里吸,吸食完以后,个个好像中邪了一样,有的龙精虎猛,有的昏昏若竭,有的更是回味无穷,有的甚至流起鼻水一样,各有不同。

这时候,有人突然推开房门大喊:“陈君兄弟在外面被人打了!”

大只听到后马上抓起家伙,向门口冲出去:“什么人打架?”

后面的兄弟也举刀跟著冲了出来。

只见酒吧旁边的烧烤挡站满了不少人,陈君两兄弟、菜头富、肥猪等几人正在和姓黄一帮相互纠缠著,随著火气变大,他们燃烧起来了,刀、木棍、水管,这时变成了他们手中的武器。

一个不怕死的地哩,在酒吧柜台处,听到门外有喧哗声,看见到一帮良陈村青年和一帮新东村青年正在打架,也不知道什么鬼催使著他上前劝架。

他在劝架的过程中被乱刀刮了背后一痕,衣服被砍烂一条缝,伤到一点表皮,鲜血在裂缝中渗出,于是避到旁边还继续大叫:“不要打。”

反反复复地叫个不停。

大只带著几个人拿著三把50厘米长的阳江开山大刀,好像一群疯狗一样冲著新东村青年疯狂地砍去,叔辈阿宁也不甘示弱,大声下令快拖木棍、水管,大喊时已经有人举刀向他头部砍去,他准备转身闪避,但躲避未及被连续切中两刀,人就是那么脆弱,只听见“哎呀!”的一声,阿宁中刀了,应声倒地,头部开了个裂痕,鲜血不能自已地流,阿宁赶快用手掩住伤口,鲜血洒满对面的水泥路。

大只简直是太疯狂而丧失天良了,连续两刀砍人后,又冲在旁阻拦的大头文乱砍,大头文急忙一闪,还是被砍到头部右侧。

大只仍然穷追不舍地追砍, 幸亏菜头富在旁边见著,急忙喊:“不要砍大头文,快跑!”

大头文的头部也流著血,站在烧烤档旁边,“快走啊!”,三个新东村青年手持木棍追著三个持开山刀的良陈村青年跑向黑暗旧街方向,其余良陈村兄弟早已经望风而遁了.

阿宁头部左侧头皮上有两道创口,昏死过去,村中一个兄弟迅速地背起阿宁,冲出前线,跑向207旧沥青路附近的良垌医院, 医院人员大惊失色,只可惜颠簸在325往湛江的路上,失血过多死亡了.

良陈村兄弟飞车回村中, 大只和肥猪各拿一个肥料包扔到地上,村人问:“今晚打到什么野味?”

大只镇静自若地回答:“大过年的,打什么野味?

包里是工具,赶才在新翡翠酒吧喝酒时,有兄弟被人欺负,我拿刀冲出去,见人就砍,好像砍中两三个人.”说话时,陈弟解囊5000元现金递给大只和肥猪,并说赶快到外面避一避风头.

于是,参与流血事件的良陈村兄弟四处遁逃, 大只和肥猪次日中午收拾衣服,携带作案工具一起潜逃到广州湾避难.

进入粤家园参与互动,发布对岭南地区发展和粤语传承的见解
百度搜索《良垌镇原创文学《良垌的夜空》》。如本文侵权,请把本文相对应的原创链接及文章作者证明发至邮箱admin@lanisky.cn,核实后本站即删除。

资讯赞助:Lanisky

官方 网站建设:企业、政府、学校网站建设、开发、代运营(广州18820090892,深圳18007555088,微信同号)

官方 全能站长:网站运营、编辑、设计,每月花20000元请3个人?No!你花了十倍冤枉钱! 每月最低仅需1000元,「全能站长」统一包起网站运营+编辑+设计+推广+服务器维护工作! 点击了解详情,微信18007555088详谈
  • lanisky® 推荐服务
  • 翘楚商务:华夏多翘楚,天涯若比邻!欢迎免费入住,免费建立官网,免费进行商务推广,与数以万计的企业做邻居!马上入住>>
  • 品牌展板:5分钟免费“上市”,打造专业完美的品牌展板,欢迎企业、网站、社团、院校、村镇、商店等!马上入住>>

鼠年籤文:人生何在逞英豪,天理人情只要公;天眼恢恢疏不漏,定然作福福來縱。

湛江良垌鎮平田濟村福善堂祝福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敬告粵人:放棄粵語等同數典忘祖,傳承嶺南文化光榮之至!


蓝粤网微信公众号
蓝粤网交流QQ群 57632554